网站首页 推荐2场波胆

黑龙江富豪,身价55亿,却将妻子砍成植物人,为啥?

发布时间:2021-7-9 6:09 Friday编辑:足球人阅读(120)

    如果创业,最好不要和这两种人合伙:一种是朋友,另一种是夫妻。

    与这两种人合伙创业,共患难容易,同富贵却很难,最后往往是人财两空,得不偿失。

    特别是对于“夫妻店”来说,万一感情不再,想离都离不了。

    就像当当网的俞渝和李国庆,为了离婚都在全国人民面前撕成那样了,还要为了利益继续捆绑在一起,甚至被亲生儿子告上法庭。

    又或者像“蓝翔技师学院”创始人荣兰祥,坐拥几十亿身家,为了离婚连夜跨省号召人手打群架,不但把岳父打得鼻青脸肿,还把妻子、女儿全部送进监狱。

    还有更狠一点的,为了离婚向对方痛下杀手,活脱脱现实版“潘金莲与武大郎”。

    比如葵花药业的董事长关彦斌,对着前妻张晓兰连砍四刀,亲生儿子不但目睹整个过程,还在采访中说:“我爸瞪了我一眼,没砍我。”

    两人离婚时,张晓兰放弃上市公司价值6000多万元的资产,全都留给了关彦斌,因此被外界称为A股市场“中国好前妻”。

    那为何身家55亿的关彦斌,还要对张晓兰痛下杀手?这对合伙创业13年的掌门夫妻,为何会走到这一步?

    关彦斌的一生,是大时代背景下,小人物的崛起。

    1954年,一个满族男孩降生在黑龙江农村,父母给他取名:关彦斌。

    特殊年代,关彦斌16岁时匆匆结业,没有读多少书,后来稳定下来,他特地回到学校深造,也只取得了大专文凭。

    关家往上数三代,都是根正苗红的贫农,所以,他意外获得了一份工作,在黑龙江的五常县石人沟供销社当营业员。

    这属于人人羡慕的铁饭碗,吃穿不愁,可关彦斌干了没多久,就辞工去当兵。

    4年后,他在部队立功,并成功入党,退役回到家乡后,他25岁就在县二轻局当上了团委书记,算得上是少年英才。

    可关彦斌心里正为家乡“水稻多、工厂小、财政穷”的现状苦恼不已,公务员生活虽然安稳,却不能给他带来慰藉,他真正向往的是“以工业兴农业”。

    没多久,国家改革开放,关彦斌嗅到了春天的气息,果断选择去“二轻局”下属的一家瓦盆寒窑当砖瓦厂厂长。

    当时,砖瓦厂的所有资产,只包含47个职工,2台制砖机器,和3头毛驴,而账面上的现金只有1毛钱,穷得叮当响。

    就在这种情况下,关彦斌“骑着他那辆没有瓦盖儿的自行车,走马上任”,解锁了人生的另一个身份——商人。

    然而,在周围人眼里,关彦斌放着好好的领导不当,跑去寒窑子烧瓦,要么是吃错药,要么是疯了,反正不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事。

    可关彦斌却干劲十足,不但让小小的砖厂起死回生,有了盈利空间,还说服工人集资买机器,转产塑料。

    1980年,农业生产急需塑料薄膜,可全县的薄膜生产量跟不上,而且当时所有行业都属于自给自足的状态,没有第三方供货。

    他说服工人集资,全场工人一分一角地凑,总共凑到5000块,从哈尔滨买了一台被人淘汰的塑料挤出机,专门生产稻田育秧用的塑料薄膜。

    这一次转型很成功,工厂效益飞涨,员工们终于挣到了钱,吃上了肉。

    这次迅速的成功,点燃了关彦斌的激情和野心。

    1984年,他争取到820万元贷款,跑到意大利进口了两台世界一流的塑料生产设备,正式转向塑料行业,大规模生产塑料产品。

    820万的贷款,以塑料厂当时的利润水平来算,光利息就要还18年,然而,关彦斌却一手创造了神话。

    他利用技术和设备对塑料厂进行升级改造,提高生产效率,仅用18个月时间就还清了贷款,奇迹般地把塑料厂变成了龙头企业。

    可以说,是穷困把关彦斌逼上了梁山,走上了创业之路。

    然而,风光不过几年,时代巨变,塑料厂发展遭遇瓶颈,业绩逐年下滑,关彦斌意识到危机,决定走出家乡,到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合资办厂。

    只不过,这一次他摔得很惨。

    在自传《悬壶大风歌》中,他提到了一位来自香港的“C小姐”。

    一开始,关彦斌被这位“C小姐”迷得晕头转向,几乎把对方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,赌上全部身家与对方合作办厂。

    可到了结算的时候,因为合同“签得不太好”,“C小姐”把钱都结算在香港,一分钱都没有分给关彦斌。

    就这样,他亏了2000万。

    不知道是因为“C小姐”,还是因为被卷走的2000万,结婚多年的妻子和他离婚,留下两个女儿给他抚养。

    正所谓,“美人误国”,关彦斌本来正做着“走上人生巅峰,抱得美人归”的美梦,到头来却是人财两空。

    但他却对“C小姐”恨不得起来,反而坚持要感谢她,认为“这个女人挖掘了他的人生价值与经济价值”。

    至于那亏损的2000万,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当作是女人对自己的“制裁与惩罚”。

    这一次莫名其妙的失败,令关彦斌的人生蒙上了一层“桃色传奇”。

    不久后,他在大城市走投无路,只能带着女儿回到家乡五常县。

    就在这时,一个叫张晓兰的女人走进他的生命中。

    张晓兰也曾在部队服役,退役后进入体制内,并顺利成为正处级别的领导人物。

    1996年,关彦斌搭上了张晓兰这趟“顺风车”,对方为他提供人脉和帮助,重建起塑料厂,还争取到了很多政府项目。

    得益于张晓兰的扶持,关彦斌失意没多久,就有了东山再起之势。

    1998年,国有药厂五常制药厂濒临破产,只能启动改制,实行“国退民进”。

    张晓兰瞅准机会,帮关彦斌从银行贷款1000多万元,买下了五常制药,也就是葵花药业的前身。

    当时,葵花药业一共有46位原始股东,其中关彦斌持股59.85%,是药厂实际控制人,张晓兰持股0.76%,随后有所增加。

    也就是在这一年,关彦斌和张晓兰结婚,组建了新的家庭。

    在这之前,关彦斌已经有过一段婚姻,并且和前妻生了两个女儿,大女儿关玉秀,小女儿关一。

    张晓兰也是同样的情况,她结婚后离异,和前夫生了一个儿子,叫做宋萌萌。

    从结婚这一刻开始,关彦斌和张晓兰的经济利益就紧紧捆绑在一起,对于一个重组家庭来说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
    刚结婚那段时间,夫妻二人一心扑在工作上,做到了“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”,葵花药业每年的业绩都在以300%的速度增长。

    “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!孩子咳嗽老不好,多半是肺热......”

    这句经典的广告词在各大卫视刷屏,洗脑程度堪比脑白金。

    同时,葵花药业斥巨资,请来当时人设还没有崩塌的吴秀波,代言一款护肝片,另外,请来当时红透半边天的“国民好媳妇”海清,代言儿童小葵花。

    根据统计,葵花药业每年在营销方面的花销,大概是10亿左右,可投入药品研发的费用,才1亿,仅仅是其他药企的十分之一。

    可因为广告营销的成功,关彦斌夫妻二人用3年时间,就将旗下的护肝片从800万销售额,提升到1亿。

    随后,又相继推出了葵花胃康灵和儿童小葵花品牌。

    根据评估,“葵花”的品牌价值有100.9亿元,其中“小葵花”品牌价值就超过80亿元,是国内儿童药第一品牌。

    对此,关彦斌十分得意:


    我们当年从3000万元做到1个亿,用了3年时间;从1个亿做到10个亿,用了8年时间;而从10亿做到30亿,我们仅仅用了5年时间。


    然而,夫妻两人一开始还是圈内的模范夫妻,可随着钱越赚越多,感情却越来越淡。

    2008年,为了解决重组家庭的矛盾,49岁高龄的张晓兰还不顾生命危险,给关彦斌生了一个儿子,取名:关童骏。

    创业初期,张晓兰从体制内辞职,先后在葵花药业担任经理、总经理、董事等职务。

    有了关童骏之后,她就逐渐淡出了公司,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,安心在家相夫教子,成了有钱有闲的全职太太。

    很多时候,女人一旦回归家庭后,就不值钱了。

    即使是曾经叱咤风云,帮助丈夫东山再起的张晓兰,也不例外。

    2014年,公司上市前夕,张晓兰听闻丈夫和女秘书好上了,不甘心的她大闹一场,愤而提出离婚。

    可公司正要上市,一旦离婚分财产,就等于是“自杀”。

    关彦斌跪在张晓兰面前痛哭流涕,乞求妻子原谅,还写下一封情真意切的“悔过书”,承诺只要离婚,财产一人一半,还承担儿子关童骏的抚养费。

    考虑到大局,夫妻共同利益,年幼的孩子等种种因素,张晓兰最终心软,原谅了关彦斌,夫妻二人又重归于好。

    然而,事实证明,出轨这件事,只有0次和无数次。

    得到妻子的原谅后,关彦斌的公司成功上市,并且节节攀升,他本人还曾以55亿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。

    有了名和利,身边漂亮姑娘络绎不绝,而家中妻子已经50多岁,垂垂老矣。

    色欲熏心的关彦斌再次蠢蠢欲动,之前写的“悔过书”也忘到了脑后。

    2017年,关彦斌的桃色绯闻再次传到了张晓兰耳朵里,而且这次事情更加严重,听说关彦斌已经悄悄摸摸的和小三生儿育女。

    张晓兰再也无法忍受,果断提出离婚。

    一开始,这场离婚风平浪静。

    因为当时夫妻两人共同持股市值高达33亿元,她不仅没要求平分股权,还把自己名下价值6300万的股份全都转给关彦斌,并且主动辞去了公司里所有职务。

    因此,张晓兰还被外界称为“中国好前妻”。

    可这样做未免太便宜关彦斌!

    张晓兰不是省油的灯,她索性要求关彦斌在3年之内,支付给她9亿元现金。

    为了离婚,光彦斌当然一口答应。

    就这样,这场持续了19年的婚姻,就此结束。

    此时,关彦斌已经63岁,张晓兰58岁,都已经是退休的年纪,按照大多数人的看法来说,“还折腾什么,不如将就着过”。

    当然,实在将就不下去,两人好聚好散,从此各生欢喜,也是不错的选择,可偏偏关彦斌翻脸不认人,生生折腾成一场悲剧。

    2018年5月,在葵花药业改制2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,关彦斌意气风发,给每个参加会议的人,发了一本自己的自传——《悬壶大风歌》。

    正是这本书,引起了后面的惨案。

    当时,前妻张晓兰身在国外,但她时刻关注着关彦斌的动向,第一时间看了这本书,她认为这本书忽视了她对葵花药业做的贡献,非常不满。

    2018年12月时,张晓兰带着小儿子从美国回来,关彦斌得知后,立即赶到张晓兰父母家里,探望儿子。

    过程中,两人因为离婚后财产分配,以及共同的孩子关童骏的抚养问题发生了争执。

    吵着吵着,张晓兰越想越不甘心,她把所有的青春都奉献给关彦斌和葵花药业,结果关彦斌却在自传中,将她的成绩全盘否定。

    现在,关彦斌成了亿万富豪,坐拥娇妻美妾,即将再婚,张晓兰为自己不值。

    一气之下,张晓兰声称自己也要写一本书,讲葵花药业的发展史,向外界揭露关彦斌的真面目,专门讲他的婚外情等丑事。

    关彦斌身上光环无数,在外人眼里,是一个拥有光辉形象的企业家。

    但他和张晓兰同床共枕将近20年,对方对他的丑恶事了如指掌,如果真的任由张晓兰写本书骂他,那他辛苦建立起来的形象,将会毁于一旦。

    恐惧、愤怒等情绪,让关彦斌失去了理智,他冲到厨房拿出一把菜刀,对着张晓兰连砍4刀。


    他朝我走过来,我坐在凳子上不知道他过来干什么。他一把把我拽过去,搂住我的头,拿出菜刀,就砍我的脖子……


    后来经过全力抢救,张晓兰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,但由于伤情过于严重,成了植物人。

    关彦斌被逮捕后,火速辞去了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位,将葵花药业传给了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,大女儿关玉秀担任董事长,二女儿关一担任总经理。

    而继子宋萌萌在公司没有担任任何重要职位,甚至连股东都不是,只在葵花药业旗下的子公司持有股份,价值500万。

    (关玉秀)

    被逮捕后,关彦斌为了脱罪,诡异地获得了张晓兰儿子宋萌萌的谅解,不但让宋萌萌出具了谅解书,还声称自己有抑郁症。

    然而,法官根本不相信。

    最终,关彦斌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,他不服上诉,去年12月,二审判决依然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。

    男版“潘金莲”关彦斌,成了阶下囚,女版“武大郎”张晓兰虽然万幸捡回一条命,却也是重伤二级,成了植物人。

    关彦斌和张晓兰的一生,令人唏嘘。

    两人有过相互扶持,共同创业的经历,可功成名就后,功劳似乎只留在了丈夫关彦斌身上。

    张晓兰对关彦斌的事业帮助被遗忘,她为公司冲锋陷阵的功劳被淡化,为家庭退居二线的牺牲也被抹去。

    甚至在丈夫出轨离婚后,她还要主动退一步,放弃自己本应得的利益。

    即使被砍成植物人,也还有人质疑:“一定是张晓兰做了什么,才把关彦斌逼成这样!”

    而关彦斌,早就在名利场中迷失。

    他对继子宋萌萌的态度,令外界猜测不已,他多次出轨的事实,将男人的劣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  可在这场变故中,最可怜的还是他们共同的儿子关童骏。

    年仅10岁的他,在现场亲眼目睹父亲将母亲砍得血肉模糊,事后他说:“我爸瞪了我一眼,没砍我。”

    这句话,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后怕。

    对此,你怎么看?